"

北京幸运5网页

"
 
中國創意同盟: 首頁 > 對話
陸長德:應該有客觀、科學、實事求是的所思所做
信息來源:設計雜志社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20-07-20

陸長德,西北工業大學工業設計教授、博士生導師,西安設計聯合會會長,絲綢之路創新設計產業聯盟常務副理事長,西北工業大學蔣震工業設計培訓中心主任,西北工業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名譽所長,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副理事長,中國工業設計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創新設計產業戰略聯盟高級顧問。1999年首倡“大設計” 新概念;創辦工業設計博士及碩士點,已培養碩、博研究生二百余人;完成國家重大科研攻關、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二十余項,獲得國家及省部級科技進步獎十余項;參加中國工程院重大咨詢項目“創新設計發展戰略研究”(20130820—20140630)。2012年獲得中國光華設計基金會光華龍騰獎之中國設計貢獻獎金獎。

陸長德教授在采訪中提出了具體的問題:設計中國今后的路子在哪,怎么走?今年面臨全面小康,這些全是大政方針的設計,國家發展戰略的設計,全人類全地球,比如習主席提出的全人類全球“一帶一路”倡議,設計全中國,都屬于大設計,也用“設計”這個字,設計全人類、設計全中國。

記者:您如何定義設計文化以及文化與文風的關系?

陸長德:談起設計,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更可怕的是混為一談不知所云,如何對待設計、設計創新以及文化并文風,是新時代的大課題,大文章。新時代中機遇寬闊,挑戰嚴峻,更需要有真知灼見,戰略眼光,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現在談談工業設計及設計文化的問題。凡討論問題總應先劃定一個范圍,以免野馬脫韁。關于工業設計,就不得不涉及其定義了。各國各學派乃至個人都按照各自的文化水平自已的理解,給出了不同的定義或釋義。對于“工業設計”的稱謂也不盡相同。諸如工業設計、藝術設計、設計藝術、綠色設計、精益設計、交互設計等。聞邦椿院士搜集了100多種設計,都未能將所有的設計全覆蓋,比如“畢業設計”就沒搜集進去。宏觀方面的設計包括國家大政方針、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商貿、教育等設計。比如我們說鄧小平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設計的內涵是什么?外延是什么?設計在中國,今后的路子該怎么走?今年面臨的全面小康社會,這些全是大政方針的設計,國家發展戰略的設計,全人類全地球的設計,比如習主席提出的全天下“一帶一路”的倡議,就設計了全中國、全世界,都屬于大設計。

不論設計、文化還是文風,凡我們所想、所說、所做,都應該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特別是身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時代,也是一帶一路倡議大發展的新時代,我們要想真正對人類社會做出貢獻,不管是設計、商業、制造、生產和服務等,也不管是狹義的文化或者是廣義的文化,都應該用客觀、科學的方法以及實事求是的態度正確認識、區別對待。

改革開放以來,在激烈變化、相互競爭中有各種文化的交流與碰撞,于是人們眼花繚亂,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需要解決。所以我認為媒體、編輯、出版部門都承擔著文化宣傳、推廣文化特別是設計文化的重大責任,你們的文字功夫尤為重要!但是文字功夫、語言功夫只是表象,它的內在是思維,若思考不到位就使言語表達不到位,思想混亂,勢必會造成書面或口頭表達的錯誤。經濟、政治、文化都屬于廣義的文化范疇,文化、設計文化方面的問題都會影響全局,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但是往往又存在一些不可預見的情況。人們的言論、行為、生產、生活除了零次自然以外包括人類自身都屬于文化,人人都在講在做,卻不知道什么是文化,文化像一部顯微鏡、望遠鏡,用它來分析問題便一目了然。許多糾纏不清的設計問題,放到設計文化視野來看,就應刃而解了,如各種各樣的設計之間的關系問題,它們都屬于設計文化系統,又各自成為子系統。對科研成果造假及學術論文剽竊,偽劣假冒,泛濫成災,人人唾棄。這不但是文風不正,甚至是違法犯罪。它涉及教風、學風、黨風、政風、民風等,皆與文風密切相關,互為因果,為社會文明所不容。文風是文化建設中的重大問題。現代媒體宣傳界要能體現信息美學,使信息成為真正的現實信息美。它有發送單位、發送者,發送文件資料叫信源。傳播的途徑叫做信道,信息到達目的地,接受信息的觀眾、讀者稱作信宿。到達信宿,信息才變成現實信息,才完成信息美學應用的全過程。中介通道就是傳媒,整個過程是個龐大的系統工程,需要系統設計,媒體的責任重大,文風是核心問題。比如我們今天的訪談。如發出正確的信息就會授益信宿,否則就會誤導受眾。在新時代,面對大變局的機遇和挑戰,文風具有特殊的意義,更應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大方向,發揚文化自覺性,為樹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新文化而努力,創新驅動發展,為人民謀幸福。


國際交流-拉脫維亞代表團來訪

記者:您如何理解“設計文化”?

陸長德:經過半個世紀的思考,談文化、設計文化需要有真知灼見,需要辯論思維,需要有正確的文化觀與方法論、正確的世界觀與方法論作指導。應當用哲學思想,全面地來看,否則就會陷入迷魂陣,作無效功。我們想問題做事情都應該受到全面性觀點來統籌。“設計文化”是我們討論的對象,要想討論它就要把它的本質論述清楚,就要研究它的一切方面,一切聯系和媒介,避免主觀片面性,實事求是。毛主席早就引用列寧的話說:“要真正的認識對象,就必須把握和研究它的一切方面、一切聯系和‘媒介’。我們決不會完全地做到這一點,可是要求全面性,將使我們防止錯誤,防止僵化。”我堅持在論壇報告、座談會等相關場合引用這個科學論斷。有人認為切中實的,有人不以為然。這些至理名言應當是我們行動的指南,豈能狂妄自大,數典忘祖。我們就按著這個哲學準則來研究“設計文化”吧。什么是設計文化?設計就是謀劃活動方案,文化就是自然的人化,設計文化就是設計的文化化,就是設計的總和。這些觀點只是個人的管孔之見,意在拋磚引玉,歡迊大家批評指正。


國際交流-拉脫維亞代表團來訪

記者:您對中國工業設計40年發展歷程的看法?

陸長德:與許多新事物一樣,工業設計的發展歷程起伏跌宕,功過是非,眾說紛紜,喜憂參半。20世紀80年代,工業設計傳入中國,訪學到日本、德國的人多,就成了所謂的日本派、德國派。他們回國后又引導我們,受到設計教育界人士的廣泛歡迎。我是一名老的工業設計教育工作者,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開始學習應用工業造型設計了,那時也有人稱它為技術美學、工藝美學等。大家如饑似渴的學習譯文、論文、報告、教材,聽取有關報告,參加設計培訓,同時積極推廣應用,于是便成了啟蒙先行的第一代工業設計教育工作者。“工業設計”比較權威的定義是1980年國際工業聯合會給出的定義,20多年沒有變動。一直到2006年才又給出新的定義,2015年又給出了更新的定義,國際工業設計聯合會也更名為國際設計組織了。工業設計的名字也是經過幾十年的演變而來的。最開始的時候是以包豪斯為開端,或者從1850年水晶宮博覽會算起,有些人稱它為工業美學,有些人稱它為技術美學,沒有一個統一的名稱。1850年英國舉辦世界第一屆工業博覽會就叫水晶宮博覽會,影響深遠,引起各界名流、學者、專家們的關注,發生了激烈的爭論,有的人批評,有的人贊揚,但都認為這個博覽會在人類歷史上是個開創性的里程碑。但是也存在很多問題,大家都認為展品過時了,應該革新。只有少數展品如美國展出的短槍等工業產品獲得好評。論戰引發了多個學派,推動了工業設計的萌發。

1919年美國工業設計愛好者西奈爾首先使用了工業設計(industry design,簡稱ID)這個詞。1982年湖南大學在工科院校中第一家開始試辦“工業造型設計專業”。加入“造型”二字,是為了體現包豪斯關于工業設計是技術與藝術新統一的宣言。直接翻譯為“工業設計”,可能會造成對藝術的忽略,有人會認為工業設計等同于機械設計、工程設計,這就不是歐美日所搞的工業設計了,于是我們把它翻譯成“工業造型設計”,因為影視、戲劇、音樂、美術藝術界中都講“造型”,似乎更能反映出藝術性,所以我們給它加入了“造型”一詞,就叫“工業造型設計”了。于是,不管是有意無意就都與傳統的機械設計、工程設計、平面設計區別開來了。但是卻帶來一些后遺癥,有些人誤認為工業造型設計只管外觀造型,形同化妝術、包裝藝術、只搞外觀設計,這就片面化了。為防止偏頗,在我的教學、科研過程中,常釆用“工業(造型)設計”作文字表述,把“造型”二字括起來,若連讀,就把括弧里的造型一詞讀出來,就是我們國家最早的試辦專業名稱“工業造型設計”了,若省略造型二字不就是“工業設計”了嗎。國內老一代、早期成立的學會也有叫工業造型設計學會的。后來由于工業設計逐漸被人們所認識,也就漸漸地把“造型”二字省略了,正式的專業就叫“工業設計”,歸屬機械工程類,從那以后我們就統一叫工業設計、工業設計理論、會議、研討會、組織了。

工業設計在中國這片土地上傳播、學習、運用發展的四十年是和改革開放同步的,在這個過程中發展最快的就是學術交流、專業教學、人才交流,以與制造業相關的行業為主。改革開放后,受我國國情的限制,制造業等各行各業都走過了一段以學、仿、抄為主的歷程,以模仿為主,把技術拿來照抄。因為我們曾經的落后,采用照抄的這個方法是無可奈何的,從簡易的東西開始學、仿、抄是必經學習之路,我們不必為那一段的仿抄行為而糾結,覺得難堪、尷尬而諱疾忌醫,加以掩飾。從普遍牲來說,人類的學習都是從仿抄走向創造發明的,可以說仿抄是創造之母。中華民族有幾千年的發明創造史,特別是四大發明傳遍全世界,西方發達國家將四大發明本國化、民族化、平民化、創造化從而提前進入了資本主義社會。是科技革命使西方取得繁榮發展。所以有的哲學家就說,如果沒有中國的四大發明,資本主義還不知何時才能出現。不過,有戰略眼光的人在仿抄時就會時刻想著后來的創造才是目標,有遠見的老師們都懂得,首先要教會學生走路,然后才是教他學習跑馬拉松,要告訴孩子們一步一步地學跑步,將來是要跑馬拉松的。要真正認識對象,就必須認識對象的一切方面,一切聯系和媒介,我們絕不會完全做到這一點,可是要求全面性將使我們防止錯誤,防止僵化。我們在宣傳、學習、仿制工業設計這一段,是很努力的,但是對于創新發明、自力更生注意的不足,是受到當時整個制造業仿抄的影響,那時沒有多少對創新的需求,你說你要創新發展、創造、革命、改革、別人也不能理解,仿抄還來不及呢,能賺錢就行了。因此,我國工業制造業四十年來一直在仿制的陰影里徘徊,未能創成自主的風格,而這四十年中發達國家仍在前進中。我國工業設計發展迅速,主要是大專院校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無論本科生還是研究生一直面對著抄仿大氣候,社會還不需要真正創新設計,但設計的本質是創新的。建國以來我們國家跟學蘇聯,蘇聯幫助我們國家156項大工程建設,機械制造、機械產品全仿抄,在抄的過程中沒人呼吁創造發明,有些圖紙我們都是拿來就用,也不敢改,不知道人家的尺寸、數字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人家為什么要用那個工差與配合、那樣的加工精度。連一個螺釘的尺寸標注錯誤也不敢改,這當然應有科學嚴謹的一面,因為一個螺釘如果出了問題,就可能造成機毀人亡,輪船沉沒。

客觀條件有它必然的一面,也有不足的一面。由于我國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市場經濟欠發達,嚴重制約了創新發展,致使工業制造業及工業設計長期仿抄、克隆,未能完成國產化,創出中國模式。近年來隨著科技的進步,經濟的崛起,金融的增長,綜合國力的增強;抄仿的空間也所剩無幾了,于是迎來了企業轉型升級,創新驅動與國際并行發展的新局面。中國的航空航天、北斗、量子、天河號超級計算機、復興號高速列車、天眼望遠鏡重大成果,捷報頻傳。這些都是自主創新設計制造的典范。尚未完成國產化的工業設計終于迎來了鳳凰涅槃的春天。逐漸有條件走自己的路了,努力打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工業設計,就是正確的選擇,歷史的必然,中國的設計夢。什么是創新?什么是創新驅動發展?設計怎樣引領創新?面對這些重大問題,人們一時難以應對。在學術界、教育界和輿論界有的人對這些基本理念都搞不清楚,又怎么能教懂別人呢。老師都不清楚,怎么能讓學生清楚?反過來,學生要問這些問題,老師也就無言以對,只好敷衍塞責了。久而久之,便會形成不正文風、教風和學風,十分令人擔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市場是無情的,那些飛機不客氣、火箭不客氣、高鐵不客氣、航空母艦不客氣,釘是釘鉚是鉚,螺釘尺寸是英尺還是公制標注的區別一定要翻譯準,否則機器就無法裝配,一顆小小的螺釘出了問題,輪船就可能會沉沒了,飛機就可能會墜毀,衛星火箭就可能會爆炸。無情的現實逼迫我們必須科學化,必須認真,必須堅守清風正氣,發揚工匠精神。實踐出真知,總結起來,廣義的設計就是為目的預先謀劃、表達及其結果。時代呼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工業設計。


國際交流-拉脫維亞代表團來訪

記者:如何在中國文化的基礎上來談設計?談設計文化是否涉及文風等問題?

陸長德:《現代漢語詞典》中注釋的設計,“在正式作某項工作之前,根據一定的目的要求,預先制定方法、圖樣等。”主要是指工程或機械設計,并不包括工業設計。這個定義在新中國成立前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詞典里就有,那個時候沒有工業設計、現代工業設計,所以那個設計不是指工業設計,甚至它也不專指建筑設計。中國近現代落后了,但是中國照樣蓋房子、照樣穿服裝,所以我們的建筑設計沒斷線,服裝設計沒斷線,日常生活用品的工藝美術、民間手工藝更沒有斷線,即設計文化沒斷線,包括戰火連天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兩次世界大戰中不僅中國,各國各民族的設計都在延續著,這時的設計就是指這個設計定義的那個時代的設計,就是設計的內涵,其所包括的范圍就是設計的外延。當然你不能說它就是我們現代的網絡設計、智能設計、綠色設計、工業設計等了。它們之間的關系在于它們有著共同的基因,是遺傳與變異的關系。談到基因,不能不涉及狹義的文化及廣義的文化。孔子所理解的文化與我們今天的文化既有區別,又有相同點,它們有一樣的基因內核,基本的內涵中存在共同的基因,基因在遺傳當中也會有變異,甚至有突變,不過是千百萬年來在傳播的過程中的變異,基因變化緩慢,相對穩定,幾近恒定。太陽底下沒有新事,在本質上從基因來說沒有新東西,太陽底下沒有新事。過若干年后還會出現新的事物,但它的根源還是在于基因傳承。所以既要承認事物是千變萬化的,人們常說“只有變是永遠不變的”,滴水見太陽,從兩點論來說,缺一不可,事物都是真善美與假丑惡相對比而存在,相斗爭而發展,這就是一部人類歷史揭示出來的真理。

《現代漢語詞典》中注釋的“文化”就是指人類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或特指精神財富,淺顯、易懂、又相對的全面。可是這些卻常被個別所謂大咖所忽視,單憑個人主觀想象,任意發揮,奇談怪論,以至所寫文章別人看了三遍五遍還是不懂。早年毛主席就曾告誡我們,“魯迅說,文章寫好后至少看兩遍,至多呢,他沒有說,我看重要文章不妨看它十多遍,認真加以刪改,然后發表。”雖在長征的艱苦征途中,毛主席寫的文章仍是深入淺出、語言平易,意義深大,這就是高尚的文風、優良的傳統。有些人的文章故弄玄虛、東拼西湊,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大量翻譯著作涌出,即使有母語功底的人,因自己看不懂外語原文的,只好引用別人翻譯的文章,雖原模原樣照搬,仍因譯文糟糕而謬誤疊出。時間長了,數量大了就形成了文風的問題。后來理論界就號召人們要學點兒邏輯、學點兒語法、學點兒修辭,不能因循守舊。許多場合中的爭議、混戰,往往是由偏激或妄言引起的,做學問的人需具備真才實學,文風也是在斗爭中不斷前進的,我們不苛求四平八穩,都是正能量,負能量沒有了,正能量也就沒有動力了。古人說得好,亂中有治,大亂大治,不亂不治。為了大治,我們國家開展了反腐倡廉,社會風氣大大改觀,老百姓拍手稱快。設計及文化的定義,在前面已經說過了。文化是人為了生存發展而逐步創造的,就是人化的自然,自從有了人就有了文化。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飛鳥魚蟲這些都在有人類出現之前就已存在的,這叫零次自然,現在我們的周圍已經沒有真正的零次自然了,我們周圍所有的一切都是人類改造的、認識的、創造的、已知的東西,這個范圍就是文化的外延,它的內涵就是人化,是自然的人化,這里仍然需要用毛澤東語錄所表達的思想,指導我們研究認識對象。什么是設計文化,如前所述,設計文化就是設計的文化化,就是設計的總和。


設計科普“娃娃工程”活動

記者:請談談對當代文創設計的理解。

陸長德:目前文創設計仍徘徊在狹義文化范疇之中,部分“文創專家”對文創中的“文”怎么定義都含糊不清,“文”如模糊如何做創,創的是什么?文化分廣義的文化、狹義的文化。文創中的“文”屬于哪種?文創設計的根本問題在于找出普遍性的規律,特殊性的原則。有人說文創包括服裝、Logo、平面設計、影視、戲劇及動畫等。人類要生存要發展首先就要穿衣吃飯,圍繞它們的設計自然是屬于文創范圍的。那么原子彈、航空母艦、高鐵、核潛艇、兩彈一星、礦山、重型機械呢?文創設計管不管,文創制造包不包括?文創不僅是裝飾,只限于日用品文化設計。有很多自我標榜為文創的設計就是把皇帝、宰相的服式、顏色、紋樣涂裝到自己的作品上,穿衣戴帽,疊床架屋,這都算不上真正的文創。工業文化創新,搞衛星、火箭不能違背宇宙三定律,就是要符合科學原理。從理論上來說,五花八門、數不盡的文化中的共同點就是基因,當然也存在變異。文化的多樣性使得文創的作品豐富多彩,良品在哪里?市場是無情的,大浪淘沙,最后的結果必是優勝劣汰。因為有正負能量的對比,才使人們認識到正能量的可貴,沒有假丑惡怎么知道真善美是如此珍貴。文創設計定會與時俱進,創新發展,摸索出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創意設計之路。

記者:請談談您對中國工業設計的看法。

陸長德:工業設計對中國來說是新生事物,在仿抄階段雖然轟轟烈烈卻沒有標志性成果。衡量一個學科專業是否成熟,需要權衡以下諸因素:一是流派,二是風格,三是大師,四是名著,五是品牌。迄今中國工業設計的品牌在哪里?在世界上的名牌又有哪些?總體而言,中國的工業設計已初見端倪。高鐵起蛟龍,衛星火箭遨游太空,各種船舶暢游海洋,就像毛主席詩詞所說的,真正實現了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的夢想。這些方面我們都有了,特別是航天方面沒人讓我們抄,沒人讓我們買,沒人讓我們學,逼上梁山,自主創造,如今我們都有了,如此艱難,流血犧牲,值得中華民族的驕傲與自豪。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威武的武器裝備,雄壯的武裝方隊,整齊的游行隊伍,這樣的驚天動地,這樣的英姿瀟灑,除了中國沒有第二家。裝備中的東風21D、東風17導彈性能威力驚人已達到十倍音速,成為航空母艦的殺手锏。所以這方面的設計、品牌逐漸都有了,并可以追趕超越了。這些產品都是由工程師們的機械設計所主宰的,但是工業設計、建筑設計、藝術設計、平面設計、網絡設計、智能設計越來越多地參與、滲透其中,大有用武之地,特別是新時代呼喚著成熟的工業設計、綠色設計、交互設計、網頁設計、智能設計等,為市場經濟設計創新、為民生設計服務、為民族復興的偉大中國夢服務,光榮使命,責無旁貸。

“工業設計”是設計園地里的一朵奇葩,“設計”是設計文化大花園里的一朵奇葩,“設計文化”是文化百花苑中的一朵奇葩。我們現在提倡創新驅動發展,設計、工業設計、創新設計應當充分發揮引領創新的歷史作用,為祖國家的創新發展,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建功立業。

記者:對古今中外的文化要采取“揚棄”的態度,對哪些要“揚”哪些要“棄”。

陸長德:對待事物,特別是新生事物,多用“揚棄”,抑濁揚清,抑惡揚善。要區分“拋棄”與“揚棄”的異同,對工業設計要作“揚棄”,對中外文化都要作“揚棄”,繼承優良傳統創新服務。拋棄設計文化中的糟粕,玻璃文化、水泥文化、塑料文化和手機文化都是人類的重大發明,它們都被譽為一個時代,功不可沒,但利害兼備,作用明顯,不能全部肯定也不能全部否定。現代“病”與日俱增,人心恐懼,理應根除,可又確實需要,揚或棄實屬兩難,只能抑害揚利了。我們在設計鋼筋水泥建筑物時就要想到若干年后破壞了怎么處理。如今放眼四顧,水泥高樓林立、水泥橋梁縱橫、水泥電線桿子多如牛毛,水泥地板、水泥道路等數不盡說不完,它們報廢之后怎么辦?都傷害人與自然,殃及子孫萬代,所以我們要趨利避害,大聲疾呼,提倡“三罵”,一罵塑料,二罵鋼筋水泥,三罵手機。當然,是罵它有害的一面,提醒人們在設計前端就盡心減少人造物、人為自然的后遺癥,竭力使負效應最小化。如今氣溫上升,冰山速融、天災加重、疾病增多……設計師主要位于產品開發決策的上游,應該將“利”最大化,使“害”最小化,這是最大的善,最大的義務。在研發設計時就要考慮將人造物廢棄時的“害”最小化。少用或不用汽油,用電或太陽能替代;少用或不用塑料,用可降解的材料替代;少用或不用水泥,用生物材料替代;有節制地使用手機等。當世享用了鋼筋水泥人造物,可是100年后怎么辦?零次自然該如何恢復?社會怎樣可持續發展?江河污染,瑪利亞娜海溝污染,天空污染,宇宙垃圾滿天飛。我們雖不必杞人憂天,可絕對需要憂國憂民,想到未來,造福人類。迄今為止,除零次自然外,包括太陽黑洞、暗物質這些都是被我們認識的非零次自然、二次自然、三次自然、人化自然,“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被我們改造過的就成為文化。如果空氣、水和陽光被污染了,沒有人能幸免,每個人的行為要為人類負責,也是為自已負責。所以,黨和國家倡導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引領世界可持續發展。要樹立文化自覺,對人類文化都要批判繼承,綜合創新,大道之行,天下為公。

記者:工業設計該如何平衡科學技術與藝術美學之間的關系?

陸長德:真善美是一體的,沒有真善何談美。美是真善的尺度,美是衡量一切事物的標準,事物真善登峰造極了就是美,美是模糊的藝術和技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不必過多裝飾,但是如果錦上添花,那豈不是更好?那什么是平衡呢?作為一個整體恰到好處地達到真善美合一的程度,這就是美,否則就不叫美,欠和過都不叫美。技術、藝術僅就這兩元素研究起來各占百分之五十,那就是平衡點。凡是我們日常用的質量好的物品,看起來美用起來也滿意,拿人來打比方,可以說是帥哥靚妹,以人喻物以物喻人,這時就構成了生態平衡狀。純藝術比如繪畫音樂美術技術少,純技術不講什么美,但是并不等于沒有美,因為人類所創造的一切,只有技術或藝術的東西是不存在的。比如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是藝術品,畫畫在紙上,紙、顏料、筆都是材料、技術和物質,作畫的人也是技術和藝術、物質和精神的統一體,所以說技術和藝術、物質和精神都是對立統一的,只是在非平衡點時有不一樣的量比,從而造就了千事萬物的色彩世界。

又要回到辯證法上,世界事物都有兩面性、多面性。大家、學者如果只談某一部分,即如瞎子摸象,難以自圓其說,你在否定別人的同時也否定了自己,反之亦然,只有博學大才才能說明各種事理,看清世界古往今來,如是而矣。

陸長德:應該有客觀、科學、實事求是的所思所做

轉載請不要修改任何文字圖片鏈接信息 注明出處中國創意同盟
收藏此文】【關閉本頁】【打印此文
點擊排行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視覺傳達系2010本科畢
28個強大給力讓你信服的公眾意識平面廣
2010年歐洲設計獎―標志類獲獎作品
用Photoshop把照片變成電影效果-簡單易
十大頂尖男性雜志,你看過幾本?!
上海2010世博會各國參展標志設計
中國美術學院工業設計2009屆畢業設計展
創意中國·第六屆全國設計藝術大獎賽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圖片
蒙秉安:設計之外的“
Grotto可以提高空間利
意大利西西里島(Sici
不同風格的同一浴室空
2018丹麥設計及廣告創
Anker充電器+充電寶二
展賽專題
更多

版權所有 2010-2022 中國創意同盟丨www.mycookingloveaffair.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10-2022 www.www.mycookingloveaffai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1


北京幸运5网页